BF011025

要认真生活。

有次在餐桌上跟我爸聊到了同性恋,老爸轻轻一句“这违反自然规律。”

我默默闭了嘴,老爸思想一直挺超前,但可能这就是七八十年代留给那阶段人独有的特点。我没想跟他说下去,说大了都是空话,说小了太叽歪,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后来老爸闲下来了打算从我书架上挑书看,我给他推荐了几本后顺手把脆皮鸭文学抽出来收拾了,“这几本先别看了我推荐的那几本都适合你”,我就随口一说,老爸还放在心上了,“为啥我不能看啊?”,然后趁我去学校偷偷把皮皮的《默读》找出来看完了。

......如遭惊雷,知道这消息后我第一反应就是很慌。

回家前已经在门口做了深呼吸和被叫去谈话做思想教育的准备了。

结果我爸说其实写的挺好,就是不适合他一把年纪的人看。

还说可能他之前的想法不太正确,“自然怎么能限制爱情呢?”

甚至还去百度发现法国英国加拿大的同性恋婚姻都合法化以后慨叹了中国思想落后的现状。

从那之后,我从本来就很喜欢我爸变成了更加喜欢我爸。

这段话没啥意义,我就说说而已。

 

评论(4)

热度(1)